2020-05-25 00:00  投诉报告

远离传销 守护幸福
您身边的反传防骗顾问,请关注捉销师微信公众号:捉销师
捉销师官网:www.sjdsjm.com     

核心提示:近年来一些单位和个人用合同等各种手段以高额的投资回报吸收公众资金,给存款人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同时也扰乱国家金融秩序。由于该违法行为和一些民间经济合同纠纷极为相似,一般老百姓也无法进行辨别,也给相关部门查处带来了一定的难度。然而在重庆和武汉从2019年以来,不断有投资者向媒体报料称,福建海川药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韩国上市前后存在贿赂官员、合同诈骗、非法集资、虚假询证、虚增营收数据、伪造询证函等违法行为,以及勾结贿赂德勤会计师、韩国友利证券高级管理人员等重重黑幕。上市后,该公司负责人又拒不向投资者履行各种承诺,以增发项目将在海外上市等更大更多的谎言忽悠广大投资者,设下一个又一个巨大的庞氏骗局。通过记者的详细调查,逐步揭开了该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黑幕。华夏早报-灯塔新闻记者 罗晓天 熊宇 报道利用合同融资诈骗重庆数十人据受害人彭先生的介绍,中国有机茶化妆品控股有限公司在韩国上市前,福建海川药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川药业)董事长蔡正望以公司准备上市为由,四处出售原始股进行集资。在国内的宣传中,蔡正望有意隐蔽了中国有机茶化妆品控股有限公司即将上市的信息,对外宣传为福建海川药业在韩国上市。所属行业:生物技术、医疗健康 、 医药;投 资 方:非公开;上市时间:2016年11月04日;发行价:4000.00KRW;上市地点:韩国证券交易所;发行量:16950000股;股票代码:900300。经查询该股票代码900300的上市公司实为中国有机茶化妆品控股有限公司而并非福建海川药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该公司是2016年以来继福建恒盛集团在韩交所成功上市后的福建第二家在韩国上市的公司。但在海川药业表面波澜不惊的上市背后,隐藏着复杂的上市内幕以及复杂的家族关系网。据调查,2016年11月4日,蔡正望的海川药业已由2014年3月17日成立的福建通浩贸易100%控股,法人为蔡正望。为达到借壳上市目的,福建通浩贸易又由2012年11月27日在香港成立的有机茶控股(股票代码900300)100%全资控股。在中国有机茶控股公司上市后,海川药业增发了中研茶妆(湖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南平金生游乐管理有限公司、武汉田田澳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三个项目。蔡正望分别让自己的妻子、亲戚在这些公司担任法人和财务等要职。随后,又以中研茶妆(湖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南平金生游乐管理有限公司拟上市为由,又开始在全国各地大肆募集资金。在重庆彭先生先后二次购买海川药业原始股42万元,身边其他的朋友们也先后集资300多万元购买了中研茶妆(湖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所谓的原始股。

受害人彭先生购买原始股的协议及发票 。

重庆及武汉其他33位受害人的购买中研茶妆原始股票的明细。为了让更多的单位和个人购买原始股份,海川药业公司与重庆的重庆市××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成了产品销售合作关系。2014年9月建立以后,该××商贸公司开始专营海川药业的茶娃系列品牌,累计投资156万元,逐渐完善了业务服务团队建设,在重庆市内建立了900余家茶娃、茶露水产品销售形象店。为了让该公司购买原始股,海川药业负责人蔡正望继续吹嘘他公司上市前景大好。2016年5月31日,海川药业公司鼓吹的增发项目公司下属企业中研茶妆(湖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研茶妆)与该商贸公司及该商贸公司实际投资人彭先生签订了收并购合作协议书,中研茶妆全面接管并实际掌控、经营重庆市××商贸公司,但一直没到市场监管部门办理工商股份变更登记手续。随后便以收购重庆市××商贸有限公司及增发等费用在社会上进行出售原始股份。事实上,中研茶妆是海川药业下属公司,原法人代表是蔡正望的配偶金琼,后变更为蔡正望的亲戚张会,财务是蔡正望的小姨子金萍。自2016年6月1日至2017年10月31日,中研茶妆公司在接管、经营爱丽可公司的17个月中,因茶娃系列产品货源严重不足、产品质量极不稳定,给重庆市该商贸公司带来极其严重的负面影响,致使公司无法正常经营、门店商家频频退货、连连亏损,在此期间,共产生运营亏损近114万元。2017年11月1日到2019年3月31日,该商贸公司在继续经营的17个月中,公司长期亏损和运营资金极度短缺的问题始终没有得到根本解决,致使亏损额急剧攀升,在此期间,公司新增亏损183万余元。加上2016年5月31日前的各项运营费用156万元,共计453万余元。2019年4月下旬以来,重庆市××公司全体股东为此多次请求中研茶妆公司给予支付,而中研茶妆对重庆该商贸公司的合理要求长期置之不理,导致重庆该商贸公司靠四处借债经营,如今举步维艰。
收购该商贸公司购买原始股的协议。虚假的上市征询调研 贿赂官员2014年10月底蔡正望吹嘘海川药业(实为中国有机茶化妆品控股有限公司在韩国上市前的调研)即将迎接上市前的征询调研,海川药业董事长助理王金华、刘杨等人带队德勤会计师事务所审计人员一行到重庆询证调研,而此时的该商贸公司才成立一个多月,刚进行市场开发,一家终端客户都没有的情况下,福建海川药业要求重庆随意找5家药店门店陈列茶娃产品,以弄虚作假的方式应付市场检查。在海川药业的要求下,重庆该商贸公司员工倾全力全程接待。为了让德勤会计方面人员尽兴,海川药业公司要求该商贸公司安排女员工5人、男性员工2人到场,陪喝酒。海川药业相关负责人王金华、刘杨为阻止德勤人员的市场调研,先是吃饭灌醉该人,随后到重庆五星奥维酒店KTV继续花天酒地,巨额消费。第二天,在海川药业有关人员的暗示下,德勤方面的市场询证调研人员以身体不适为由,直接说市场不去看了,上市前的市场询证调研顺利通过。 

  但对重庆市该商贸公司而言,不仅花费了各种接待费用4万元(未报账),因为接待的客人行为极端不正,导致公司员工非常不满。
随后每年两次的重庆市场销售询证中,海川药业都上报虚假的数据给德勤会计事务所得以顺利通过。 

  海川药业(中国有机茶化妆品控股有限公司)在韩国上市前后,为了疏通韩国证券交易所的相关人员让公司顺利能够得以上市。
海川药业董事长助理王金华、总经理陈文曾两次带韩国证券交易所相关人员到重庆调研游玩,唱歌(江北区天成夜总会),财务总负责人王金华、陈文采用相同伎俩,指示重市庆该商贸公司做最高规格的接待。为此,该商贸公司通过重庆交旅集团关系,包下旅游轮船1号,全程陪同畅游重庆两江夜景,还包下游轮的晚上娱乐项目让客人尽兴啤酒,为海川药业在韩国顺利上市做了最好的接待,为此,该商贸公司垫付了部分消费账目,13万余元至今没有报账。

  为了配合海川药业能够成功在韩国上市,海川药业公司要求该商贸公司销售部经理刘先生冒充福建九州通医药公司(上市公司)采购经理,专程从重庆前往海川药业公司总部,与韩国人交流茶娃产品销售情况,圆满完成了询证任务,刘先生花费的2500元旅差费用,海川公司却没有给予报销。
疑私刻公章虚增业绩 海川药业上市前后,一直是以虚假数据上报。投资者提供的一份海川药业上市前的最后一次市场询证和上市后的第一次市场询证业务往来公司统计表显示:为了对付审计,海川药业每次邮寄的所谓轨迹件里,都没有真正询证函,收件人都是海川药业内部人员找的熟人代收,再由海川药业内部人员带上真正的询证函赶往目的地,将询证函邮寄到上海的会计事务所。

  韩国证券公司考察团及负责人一行到重庆考察接待照片。

  该商贸公司总经理李先生举报称,在海川药业编制的业务往来公司统计表中,绝大部分公司与海川药业根本没有业务往来,每次的询证函盖的这些公司的公章,都是私刻的。就算与海川药业有业务往来的公司,其产品销售金额也大多是虚假的,水分很大。以重庆市该商贸公司为例,一年采购茶娃产品不过几十万元,但每次征询函都是几百-上千万元不等,虚增业绩上百倍。重庆市该商贸公司负责人之一李先生称,海川药业上市后,第一次询证函轨迹显示寄到我公司收,但并没有真正的询证函寄来,而是由海川药业公司的相关人员周志勇亲自带到重庆,签了收并购协议后自己在该商贸公司盖章后,再由海川药业公司负责人之一周志勇亲自装进信封邮寄到上海的相关会计事务所。在这个过程中,蔡正望的老师、海川药业和中研茶妆公司原始股融资负责人石裕银、王星华、对外财务王金华、王光彩,负责海外上市的陈文,对接韩国友利证券的刘杨,市场部总经理王星华,蔡正望的老婆金琼,德勤会计等都是帮凶,共同参与造假作假行为。令人不解的是,石裕银作为蔡正望的老师,在参与融资大获成功后,却被蔡解聘。当投资者找到石裕银要回投资款的时候,石以自己已被公司解聘不再任职为由,推诿搪塞投资者,企图撇清关系。而另一方面的蔡正望,又玩的连环套把戏,让投资者投诉无门。也许因为石知道太多内幕,而退居二线。

  举报人彭先生还称,海川公司为了注册地福建南平市税务官员不对公司账务进行稽查发现其公司的资金漏洞。蔡正望安排重庆市××商贸公司公司总经理李先生对南平市税务局副局长季建国及家人一行在成都游玩3天进行了公务接待。前后花掉费用数万元。

  掩盖不住的违法动机

  据知情人士透露,蔡正望的整个骗局之所以能得逞,是因为蔡正望目前是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区政协常委,延平区工商联副会长,延平区商会副会长,先后成立并担任福建仁康医药有限公司董事长,福建兆农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福建通浩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福建海川药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等光环再身,加之信息封闭,真实信息都掌握在蔡正望的亲信家族手里,没有向外界透露,造成投资者不知道事情真相而被骗。蔡正望通过收购重庆市该商贸公司运作整个阴谋,先是取得该商贸公司股东及员工信任,进而骗取其他投资者信任,致使重庆市××商贸公司名誉及利益受到重大损害,而该商贸公司还只是受害者之一。

  据福建多份民事诉讼判决书显示海川药业董事长蔡正望已移民海外 ,根据福建省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2月5日出具的(2018)闽07民终50号民事裁定书显示:蔡正望,英文名:ZHENGWANG CAI,男,1973年3月16日出生,现住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区,汤加王国公民。从这里可以看到,蔡正望早已移民海外,成为大洋洲岛国汤加王国的一个公民。这份名为“林锋、福建海川药业股权转让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透露,上诉人林锋因与被上诉人福建海川药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及原审被告福建通浩贸易有限公司、蔡正望、陈赵隆、原审第三人曹斌股权转让纠纷一案,不服南平市延平区人民法院(2017)闽0702民初244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院审理过程中,上诉人林锋以双方自行和解为由,于2018年2月3日向本院申请撤回上诉。从这个案件可以看出,蔡正望也因为股权收购转让中,产生过相类似的纠纷,为了不影响以海川药业上市的谎言进行继续行骗不会揭穿的把戏,蔡正望最终采取了以和解收场。据内部人士透露,目前已有多位海川药业投资者正在咨询有关律师,打算通过法律途径维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有关法律人士指出,在明知没有收益和经济利益不可能流入公司的情况下,海川药业及其相关公司通过有计划、有组织地实施收入造假,持续伪造与收入相关的收款记录,造成与收入相关的经济利益持续流入的假象,达到虚增收入的目的,以吸引更多的投资者购买其原始股票的行为以涉嫌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业界专家表示,海川药业作为一家打着药业公司的幌子,却没有任何与医药相关主业的民营公司,蔡正望通过一系列让人眼花缭乱的运作手法,让控股海川药业的另一公司在海外上市,达到迅速圈钱发财跑路之目的,这在整个国内资本市场绝非个案。

  调查即将结束前,记者为了解事实情况,拨打海川药业公司董事长蔡正望先生的电话一直没有接听,发短信联系后一直没有进行回复。

  据悉,海川药业的上市骗局已有受害人向当地公安机关报警,并将相关原始证据移交给公安机关,已引起国家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众多投资受骗者正打算抱团维权。
              社交电商揭秘
  
信息也是生产力,精简才是硬道理!情报猎手带你突破信息迷雾。打开微信,扫描关注

上一篇:福建厦门微商“碧斯诺兰”受多人实名举报,声称造富百姓的董事长陈萍请出来走两步… 下一篇:福能源直销之惑:康普生物挂靠,两套制度并行(二)

发表评论